重點推介創意產品熱銷產品購物車代理招募甯園商城歡迎頁甯園商城商品分類熱點會議活動財經生活甯氏圖庫人才庫絲路茶館寧鋼專欄老趙說巢湖老趙說甯武甯武文化園甯家陶業尋甯記簡介尋甯記寧向東的管理學課程當代中國藝術網甯鐘的課程甯商人物志佳和國際2023兩會精華學術研究史海鉤沉尋根問祖譜系大觀好家風甯氏大通譜《中華甯氏大通譜》資料采集古跡探訪傳統文化祠堂譜牒甯商之家大會動態參展企業第一屆世界甯商大會第二屆世界甯商大會甯商大會報名第三屆世界甯商大會世界甯商大會甯商名家精彩文萃商學院大數據活動預告《天下甯商》甯商行甯商公益甯商動態天下甯商甯商新鮮看美甯商城v品牌大街中華甯氏歷史文化生態園評家事 觀點評家事 意見評家事 建議家譜咨詢尋根問祖活動咨詢商務咨詢家事曝光給理事長留言給秘書長寫信甯氏創業者寧商合伙私信甯氏合伙項目甯氏合伙項目討論寧商合伙公益捐款公示他山之石公益互訪互學精品項目信息港直播第四屆甯商大會2019甯商大拜年甯商大拜年寧楊鎖寧中偉VIP形象企業大街點擊入駐品牌大街最新入駐對話新賓客聚焦大街家譜祠堂甯氏文史尋根名人播遷甯商圈信息發布項目推廣生態園直播爆料社交旅游教育深度好文姓氏故事好家風祖傳詩詞楹聯資料下載政界商界科學教育文化藝術軍界人物名人館甯商企業名錄甯氏溯源甯氏世系文獻文物番衍遷徙郡望與堂號宗彥賢達甯氏大通譜要聞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慶市河北省山西省遼寧省吉林省黑龍江省江蘇省浙江省安徽省福建省江西省山東省河南省湖北省湖南省廣東省海南省四川省貴州省云南省陜西省甘肅省青海省臺灣省內蒙古自治區廣西壯族自治區西藏自治區寧夏回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美國越南泰國加拿大非洲馬來西亞甯氏動態歷代名人尋根問祖尋根源流字輩宗譜名片庫文史宗祠功德留言提交我要給宗親拜年

曾景忠:柳亞子與甯調元的交誼

 二維碼 6688
作者:曾景忠  中國社會科學院 近代史研究所來源:《南京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2期網址:http://www.nings.org
文章附圖

寧調元(1883—1913),中國近代民主革命烈士。字仙霞,號太一,筆名有辟支、屈魂,化名林士逸,湖南醴陵人。1904年加入華興會,次年留學日本,并加入同盟會?;貒髣撧k雜志,鼓吹反清革命,遭清政府通緝,逃亡日本。萍瀏醴起義爆發后,回國策應,在岳州被捕,入獄3年。出獄后赴北京,主編《帝國日報》。1912年初在上海參加民社,創辦《民聲日報》。后赴廣東任三佛鐵路總辦。二次革命期間來滬,參與討袁之役。后赴武漢討袁起義,二次革命失敗后,寧調元不幸被捕,1913年9月25日在武昌英勇就義,年僅30歲。其詩篇激昂悲壯,風格沉郁,作品多寫于獄中,著有《太一遺書》。



摘要:柳亞子與寧調元,同為中國近代杰出詩人和南社社友。清末,寧調元陷獄時,柳真情關切。南社創立時,柳亞子邀寧參與合作。民初,寧邀柳同編《民聲報》。南社成員周實、阮式因革命遇害,寧、柳協力昭雪。柳亞子因與社友意見不合,一度宣布脫離南社,寧調元參與挽留柳氏,回社續任南社主任之職?!岸胃锩笔?,寧調元遇難。柳致悼詩,編輯寧氏遣作出版。柳、寧二氏同具革命情懷,他們結下詩文情誼,也顯現了南社的歷史光彩。

關鍵詞:柳亞子;寧調元;南社;柳寧交誼。

柳亞子是南社發起創建人之一,南社創立后,較長的一段時間里,他是南社的主持者。他與南社社友聯系較多,交往甚眾。寧調元就是其中的一位。

寧調元,湖南醴陵人。早年即受革命排滿思想影響,1904年參加黃興等組織的華興會,參加反清革命活動。1905年東渡日本,入早稻田大學。因反對日本政府限制中國留學生活動的取締規則,參與組織留學生歸國,在上海參與辦中國公學。1906年入中國同盟會。因與禹之謨組織追悼陳天華、姚宏業二烈士,公葬于岳麓山,遭到湖南鄉紳反對。創辦《洞庭湖》雜志,發表《仇滿橫議》,宣傳反清革命。因聯絡萍瀏醴起義人士牽累,1907年被湖南當局逮捕入獄。

柳亞子與寧調元,和陳去病、高天梅等,均為同盟會員,參加反清革命活動。他們均著文編刊,進行反清宣傳。同時,柳、寧都長于詩文,國學修養深厚。寧、柳亦均為革命和文學的同道好友。柳亞子與寧調元之間在交往中結下了真摯情誼。

柳、寧心交,真情關切

寧調元與南社諸友相熟識,建立了誠摯友情,相互關切。

因策應萍瀏醴起義,1907 年,寧調元被湖南當局逮捕入獄。聞訊寧調元被捕,柳亞子即作《虞美人   憶太一湘中》一詞寄懷:

大鵬未展摩天翼,底事遭繒弋?湘蘭沅芷不芳芬,一夜西風,何處吊靈均!

生離死別哪能曉,清淚知多少!笯鸞囚鳳奈卿何,渺渺予懷,望斷楚江波。[1]

柳亞子贊揚寧調元的才干,對寧的無辜被拘及未知最后會遭遇什么不幸命運,表示痛惜擔憂,悲懷西望,表達了對同為革命詩人寧調元之記懷。

寧調元在長沙獄中,系念同志詩友,其中就有柳亞子。190837日,寧調元致高天梅信中問及:陶公(陳陶怡)、亞廬無恙耶?” 57日一信中又問:亞公有近作否?曷抄一二見示?毋任企仰。”[2]亞盧、亞公,即柳亞子。

1909年,柳亞子又作懷人詩,思念獄中的寧氏:

自昔湘中產奇士,三閭而后又姜齋。龍飛破壁知何日,一集《南冠》手自排。[3]

柳亞子對寧調元甚為贊賞,并盼望他早日出獄。

190911月,寧調元出獄。1910年初,寧調元到北京,任《帝國日報》總編輯。柳亞子又作詩寄寧調元:

京洛緇塵浣未休,翩然鷹隼擊高秋。似聞市上存屠狗,莫向車前問飯牛。

金粉南朝新涕淚,胭脂北地舊風流。玉簫瓊瑟湘娥怨,珍重芙蓉遠道投。

穿針壓線嫁衣忙,鴆鳥為媒亦自傷。掩袖有人工奪婿,牽羅絕代尚無郎。

十年不字遲歸妹,九死余情自信芳。夢里葡萄新酒熟,盈盈十五嫁王昌。[4]

寧調元到北京后,柳亞子曾與寧調元通信,南社蔡哲夫、高天梅向寧征詩。寧調元于19101011日復柳亞子信云:迭奉來諭,未及裁答。而哲夫六花鑒及鈍劍花前說劍圖,一時難以應命。弟在此間,無事不要過手。資政院開會,每日必往旁聽,自午前七時至午后六時,皆在勞動之中。精神有限,而事故無窮。辭職者屢,未能如愿。一俟找到接辦者,即南下矣。寧調元向柳亞子介紹他在北京工作繁忙境況。同時,因編輯《帝國日報》,他向柳亞子索稿:敝報發行,逼近周年。兄倘有暇日,曷作文見教,藉光篇幅。詩詞亦好。”[5] 后來,柳亞子寄詩給寧,寧在《帝國日報》發表過柳亞子的詩作。

柳主南社,邀寧合作

寧調元1903年即有詩壇請自今日始,大建革命軍之旗”[6]的抱負。1907年至1909年,寧調元在長沙獄中時,陳去病、高天梅與柳亞子醞釀發起創立南社。寧調元大力支持。他參與設計南社體例,為南社撰序,積極提供詩文稿件,是南社創立的積極推動者和參與者。南社于19091113日于蘇州虎邱正式創立。時寧調元在長沙剛剛出獄(于1909111日出獄),未能前往參加。但他是南社的積極成員。寧多次與柳亞子通信聯系,商討過南社之事。

1910年春,410日,南社第二次雅集在杭州西湖畔的唐莊舉行。而此時寧調元卻遠在北京。他是應前明德學堂師長陸鴻逵之召,于1910317日抵達北京,擔任《帝國日報》總編輯的。[7]因剛任職,寧亦不能離京赴南社雅集。

1910816日,南社于上海張家花團舉行第三次雅集。社友推舉任職于北京帝國日報社的寧太一為文選編輯員。實際上,這次雅集由柳亞子與俞劍華事先商量,如此這般的運動一下(柳亞子語),讓南社主干人物陳去病與高旭落選,將寧調元和景秋陸等人推舉出來的。[8]

910日,寧調元致函柳亞子,力辭就任南社文選編輯員職務。寧在信中說:南社社長一席,弟學力毋以肩此,祈另推一人為佳,并懇轉知諸君為幸。”[9]

柳亞子力邀寧調元參與南社編輯工作。雖然寧調元力辭南社之職,但他還是為南社集選編了部分文章。1011日,寧調元致柳一信中說:南社選文之職,前已力辭。迨奉文稿,所選僅數篇,略足十余頁之數。尚差二十余頁,難尋材料。不知如何其可。尚乞指示辦法。柳亞子亦曾向寧索詩稿,寧表示:至所欠詩債,稍暇當分別清償,決不遺忘。”[10]

柳亞子致信寧調元,告知南社集已經選編成功,并已付印。1911110日,寧調元復柳亞子信,詢問須在北京刊登廣告代為發行和南社出版需要資助事:亞廬我兄先生:奉來諭,稿已選定付刊,甚感。出版,敝處可代派。惟告白如何措詞,均請擬來。弟名下應派費若干,祈即開示,當照寄。此時,立憲運動正加緊進行,速開國會的請愿活動一浪高過一浪。身在北京從事新聞工作的寧調元還與柳亞子商量擬組建政黨之事。寧在此信中說:開國會之期已近,吾人當急組織政黨,預備競爭選舉。擬另擬一黨名,分部辦事(如教育、實業等是)。草定章程后即當寄上。江、浙皖等處,當惟吾兄與鈍子是賴。蔡君哲夫,不知可任廣東一部分否?擬不發表,惟暗中運動,使人不注意為是。京中諸友已承認弟說,尚祈斟酌是要?!?span style="padding:0px">[11]

寧、柳合作,同辦《民聲》

19111010日,武昌起義發生后,辛亥革命浪潮席卷全國。1912年中華民國南京臨時政府成立。寧調元有從事政治活動意愿。116日,寧調元在上海參與發起成立民社,邀約柳亞子加入,擬共同創辦《民聲日報》。

寧致函柳亞子云:“亞廬吾兄鑒:聞已由京返滬,事煩不能一談。敝社(指民社)成立,吾兄當表同情??煞窦磿r填寫愿書,以便入社同辦事?”函中還問及《鐵筆報》、《天鐸報》事。[12]

寧另一函云:“亞廬吾兄鑒:前少屏談及足下有意在滬上任事。吾兄道德文章,素所傾仰。比即托少屏邀兄入社,以《民聲》為共同辦事之地。風雨如晦,同志日稀,想必不我暇棄也?!?span style="padding:0px">[13]

1912年元旦,中華民國甫成立。經雷鐵厓推薦,柳亞子曾到南京臨時政府當秘書,但柳并不適應,不到三天,就托病逃往上海。他在自傳中說:我父親不贊成我在上海住,對于經濟方面接濟很少。我自己不得不自己去找飯吃??苛伺笥训慕榻B,做過了《天鐸》《民聲》和《太平洋》三個報館的主筆。” [14]介紹柳亞子進《民聲日報》的,就是寧調元。

214日晨,寧調元致柳亞子一信,催促柳亞子到《民聲》就職:《民聲報》出版在即,事務紛煩(繁),務望自來望平街報館就事為盼。惟薪金一層,尚未決定,因尚須大家斟酌故。”[15]

220日,民社機關報《民聲日報》在上海創立,寧調元任總編撰。柳亞子入《民聲》報,即是應寧調元之邀。他在《自撰年譜》中說:寧太一創辦《民聲日報》,延為文藝編輯。” [16]柳亞子在《民聲日報》開辟《新刊介紹》欄,介紹宋紫佩發起編輯的《越社從刊》、蘇曼殊的《潮音》、《文學因緣》、馬君武的《新文學》、龔自珍的《定庵集外詩》和歐美文學劇本《夜未央》《鳴不平》等作品。[17]

414日,《太平洋報》刊登過《歡迎僑商(鄧樹南)之盛》信息,其中有民社寧太一、《民聲報》柳亞盧。這是寧、柳二人共同參與的一項活動。

民社是民國建立后由兩湖地區政治人物組成,有部分同盟會員參加,受黎元洪影響,主張建都武昌。5月,民社與原立憲派人士操縱的統一黨等合并成共和黨,該黨擁護袁世凱統一,以黎元洪為理事長,與同盟會對立。86日,寧調元在《民國新聞》發表啟事,宣告脫離民社及其后的共和黨。[18]

柳亞子后來脫離《民聲》,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民社逐漸表現出反對同盟會、反對孫中山的立場,一方面是因為寧調元的離開。柳亞子在《自撰年譜》中說:“會寧太一返湘,亦遂謝《民聲日報》事?!?span style="padding:0px"> [19]他在《南社紀略》中說:我是出《天鐸》而入《民聲》了。但太一不久奔喪還湘,《民聲》內部起了變化。繼任的楊性恂和汪蘭皋,都站不住而走了。我自然不好獨留。正在這個時候,葉楚傖辦起《太平洋報》來了。于是我又從《民聲》出來。”[20]可見,柳亞子入《民聲》,出《民聲》,都出于與寧調元的共同立場和友情。

19124月,因為三佛鐵路支路公司總辦人員任命事,湖南省與廣東省意見不和,湘路公司和湘省都督譚延闿與廣東都督陳炯明電商,決定由寧調元為總辦。于是,不久,寧調元赴粵任三佛鐵路總辦。[21]寧調元離滬赴粵,柳亞子曾作詩相別:

豪氣吞云夢,神交歷歲年。鄒陽梁獄淚,正則楚騷篇。

乍作江南客,還尋嶺外船。重逢知未易,扶醉各相憐。[22]

以上,是民國元年,柳亞子與寧調元同在《民聲日報》共事的一段經歷。

寧、柳協力,昭雪周、阮

民初,柳亞子還與寧調元等,共同為被清縣令與劣紳勾結殺害在家鄉從事反清革命活動的青年周實和淮南社(南社分支)成員阮式二烈士(同為同盟會會員和南社社員)申雪仇冤的活動。

1911115日,周實與阮式在淮安組織學生隊,14日宣布光復。詎料,17日,周、阮被清縣令姚榮澤等謀害。姚潛逃南通,藉江蘇都督府通州(南通)分府總司令張詧庇護。柳亞子與南社同仁聞訊,非常氣憤,欲為周、阮二烈士申冤報仇。柳亞子致書寧調元研商,擬請由民社發電,求得處理。寧調元于1912122日復函,云:周烈士覆盆之冤,兄欲為之昭雪。古道照人,無任欽佩!惟弟以為,由民社發電,中間經種種手續,反覺遲緩其事。若得同志數人署名,由尊處擬一電稿,要求孫中山提案究辦,不特直捷了當,其效力當亦相等。未審以為如何?弟總當為發電列名之一也?!?span style="padding:0px">[23]

其時,淮安學團顧振黃等和阮兄弟三人,要求解提姚到案對質。滬軍都督陳其美根據南社社員和周實父、阮式兄之控訴,積極為周、阮案昭雪。陳其美行文通州,密拿姚榮澤,解來上海訊辦。但通州分府匿不解滬。陳其美派員到通州提人。但張詧“匿不解申”。24日,陳其美致電南京臨時政府大總統孫中山和司法總長伍廷芳、次長呂志伊,報告此案,決心為周、阮昭雪。[24]

191226日,以寧調元領銜,與高旭、雷鐵厓、柳亞廬、朱葆康、沈礪聯名致電孫中山:南京總統府中山先生鑒:山陽周實、阮式,光復淮城,勛勞卓著。突遭滿清偽令姚榮澤慘殺。同人共憤。務請電飭南通總司令張詧,毋再袒抗,火急解申,歸案訊辦。”[25]

29日,孫中山立即作出批示,令江蘇都督莊蘊寬將周阮冤案移交滬軍都督府:該案系在滬軍都督處告發,……應將全案孜歸滬軍都督徹查訊辦,以便迅速了結。合就將原呈發交貴都督查照,仰即將全案卷宗一并移交滬軍都督也。”[26]

經陳其美通電力爭,孫中山批示,姚犯始解滬,經由滬軍都督與司法總長派員會同審理,姚榮澤獲死刑。但孫中山臨時大總統一職讓位袁世凱后,袁世凱下令予特赦,姚改處監禁十年。[27]

1912211日,南社與克復學報社、淮安學團聯合召開周、阮兩烈士追悼會,柳亞子主祭,宣讀祭文。寧調元參加追悼會,也發表了演說。諸演說均表示要為二烈士復仇。[28]

以上是柳、寧共同參與昭雪南社周實和阮式二烈士活動的過程。

柳辭社職,寧力挽留

柳亞子與寧調元二人的交往中,南社活動是他們共同關注和交集的主題。

1912年夏,柳亞子六月杪,挈眷返黎里。[29] 714日,寧調元致函柳亞子:閱報知臺駕已返蘇州,正為《太平洋報》惜也。寄上文一件,詩數什,不知有可以為《南社》第六集之資料否?民社宣告脫離,兄表同情否?”[30]

寧調元與柳亞子之間,互相關切行止,交流觀瞻。8月,寧又致柳一信,問及:本月八號,兄有來上海之說。屏子結婚之時,安坐家中,事后趕來,意欲何居?日來常往第一臺看戲,見小子和種種之不佳,擬于《民國新聞》指駁之。甚望兄為之答復。” [31]

924日,寧又致柳一信:南社一、二、三、四、五期,每期能再寄一二冊否?六、七期出版后,祈寄十冊,附呈近作數章,祈賜和焉。何時來滬,望先示知。昨得家報,忽喪一兒。年來迭遭變故,俯仰身世,不時先后起歸回之念。將來能于滬上圖一良晤,甚好。”[32]寧、柳交往情誼深厚,詩作唱和,家庭變故,命運情懷,均敞開心扉。

1027日,南社在上海舉行第二次雅集。因柳亞子主張改編輯員三人制為一人制,并且毛遂自薦。但柳氏此議未獲通過。柳亞子一氣之下,于第二天(1028日)即在《民立報》發表通告,脫離南社,稱:仆因多病,不能辦事,自請出社。”[33]雖經社友勸解,柳亞子仍不為動,于同年1118日在《民立報》復刊出《柳亞子脫離南社之再告》,表示決然引退的堅決態度。[34]

南社社友紛紛勸說,皆不奏效。寧調元也專就此事力勸柳亞子,收回退社之心。191318日,寧調元致書柳亞子:如日內能來上海,一圖良晤,極所盼望。南社出社之舉,何以如此決絕?竊為通人不取,乞三思之。”[35]

113日,寧調元復致函柳亞子:南社經營數年,中道遺棄,想非初意。日前,弟特約在滬同人開一談話會,對于兄任社長,兼充編輯,莫不同意。如再拒絕,實非同人所望于兄也。公函想已收到。第八集出版之期,彈指即到,千乞勉為其難。弟以文章、道德、感情相結合,若界限太明,反滋是非。”[36]函中透露了一信息:寧調元曾在上海召開南社社友談話會,與會者一致同意柳任社長兼編輯工作,即滿足柳亞子原先提出的方案,請柳不要再推卸。[37]

經過南社社友們的多次敦請,直到1914329日,南社第十次雅集,商定的南社條例,完全符合柳亞子的條件,柳才同意重行加入,復為社友。524日,南社臨時雅集歡迎柳復社。

在勸說柳亞子恢復南社這一過程中,寧調元也做了許多努力。不過,柳亞子復社時,寧調元已經犧牲,離開人世矣。

寧逝柳悼,輯編遺作

1913320日,國民黨代理理事長、南社社員宋教仁在上海車站被歹徒暗殺。國民黨領導人孫中山、黃興經過一段醞釀后,決心發起武力討袁(世凱)活動(即二次革命)。寧調元奉黃興命,與熊樾山秘密前往武漢發動,事泄,626日在漢口被捕。南社主干人物、國會議員高天梅聯絡眾議員22人馳電民國副總統黎元洪,營救寧調元。[38]“滇督蔡鍔及陳文瑋等先后電黎氏,乞貸君一死。汪文溥勸黎釋寧。黎尚雯親詣鄂都督府,涕泣陳詞,求所以善待君者。”[39]但均未獲效。二次革命失敗,黎元洪承袁世凱之旨,925日,寧調元慘被殺害。

寧調元犧牲后,柳亞子痛哭作詩二首:

當年專制猶開網,此日共和竟殺身。早識興朝菹醢急,不應左袒倡亡秦。

獨夫曷喪蒼生怨,豪杰成灰白骨哀。血濺武昌他日事,鬼雄呵護復仇來。[40]

柳亞子詩中甚至痛斥袁世凱、黎元洪之流:滿清專制統治時期,寧調元入獄,還因網開一面而被釋放。倒是進入民國共和年代,寧調元卻慘遭殺害!柳氏作《寧調元傳》中曰:“柳棄疾(亞子)曰:十載以來,虜惡滔天,斬志士如刈草菅,君獨不死。顧殞身共和之年,寧非命耶!”[41]詩文之意旨同一。

寧調元犧牲后不久,191310月南社第九次雅集時,社友們即已商議輯印亡故社友周實丹、宋教仁、寧調元的遺稿。[42]1914613日,南社在《生活日報》刊登啟事,征集已故社員(含宋教仁、寧調元等)的遺著、照片。[43]

南社社友和寧調元生前好友多人作詩悼念。劉謙《哭太一詩》中有兩段云及:

生平知己數天梅,我自南幽聞幾回。賦得招魂長短句,遙知宋玉有余哀。(高天梅吊君詩甚哀,余讀之未嘗不泣下沾衿也。)

等身著作今何在?魔劫寧教到簡篇。收拾叢殘成一卷,煞勞傅(鈍根)柳(亞子)損宵眠。(君生平著述甚富,身后散佚,存者寥寥。鈍根、亞子到處搜求,始裒成古文詩詞一卷,出版有日矣。)[44]

詩中述及:柳亞子和傅鈍根二人,為搜集寧調元的遺作,曾日夜操勞,損及宵眠。

作為寧調元生前的知己好友文斐、傅鈍根、劉謙等人,不辭辛勞,搜集寧調元的大量詩詞作品、著述文字,柳亞子整理,編成《太一遺書》,1915年、1916年陸續刊行。他們盡到了生前摯友的責任。柳亞子編輯南社集時,刊出寧調元遺像,撰寫《寧烈士太一傳》[45],作為對亡友的紀念。

柳亞子與寧調元均為近代杰出詩人,并結為南社社友。他們革命同心,反清反袁;文學同道,盡心南社。柳、寧二氏同具革命情懷,他們結下的詩文情誼,也顯現了南社的歷史光彩。

參考文獻

1】柳亞子.柳亞子選集(下冊)【M //王晶垚,王學莊,孫彩霞,編,北京:人民出版社.1989.

2】寧調元.寧調元集. M //楊天石,曾景忠,.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

3】柳亞子.南社紀略 【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

4】楊天石,王學莊.南社史長編. M】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5.

5】莫永明,范然.陳英士紀年. M】 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1991.

6】孫中山.孫中山全集(第二卷). M //北京:中華書局.1982.

7】柳無忌,殷安如.南社人物傳. M】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

8】柳亞子.柳亞子文集補編【M //郭長海,金菊貞,編.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4.

9】高旭.高旭集. //郭長海,金菊貞.. 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3.

10】南社(第二十集)南社從刻(第六冊). M】 揚州: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1996.

注釋:

[1] 柳亞子:《虞美人   憶太一湘中》,王晶垚、王學莊、孫彩霞編《柳亞子選集》,人民出版社,1989年,下冊,第672頁。

[2] 楊天石、曾景忠編《寧調元集》,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229頁,第230頁,第231頁。

[3] 柳亞子:《后懷人詩十六章》之一,《柳亞子選集》,下冊,第687頁。

[4] 柳亞子:《寄寧太一燕市》,《柳亞子選集》,下冊,第697頁。

[5] 寧調元《致柳亞子書》19101011日,《寧調元集》第248-249頁。

[6] 寧調元《文渠既為余次定<朗吟詩卷>,復惠題詞,奉酬五章,即題<紉秋蘭集>》,《寧調元集》,第136頁。

[7] 見《寧調元年譜》,《寧調元集》,第697-698頁。

[8] 柳亞子《南社紀略》,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24頁。

[9] 寧調元《致柳亞子書》,1910910日,《寧調元集》第248頁。

[10] 寧調元《致柳亞子書》19101011日,《寧調元集》第248-249頁。

[11] 寧調元《致柳亞子書》1911110日,《寧調元集》第249頁。

[12] 寧調元《致柳亞子書》1911110日,《寧調元集》第250頁。

[13] 寧調元《致柳亞子書》1911110日,《寧調元集》第250頁。

[14] 《柳亞子自傳》,1932915日,《柳亞子選集》下冊,第1031頁。

[15] 寧調元《致柳亞子書》1912214日,《寧調元集》第251頁。

[16] 《柳亞子自撰年譜》,194011月,《柳亞子選集》下冊,第1055頁。

[17] 《南社史長編》,第259頁。

[18] 《南社史長編》,第291頁。

[19] 《柳亞子自撰年譜》,194011月,《柳亞子選集》下冊第1055頁。

[20] 柳亞子《南社紀略》,第42頁。

[21] 《寧調元年譜》,《寧調元集》,第701頁。

[22] 柳亞子《送太一入粵》,《柳亞子選集》下冊,第704頁。

[23] 寧調元:《與柳亞子書》,1912122日,《寧調元集》,第251頁。

[24] 莫永明、范然:《陳英士紀年》,南京大學出版社,1991年,第138-139頁。據柳亞子《南社紀略》,陳其美此電系柳亞子到滬軍都督府起草,故選入柳亞子文集。見《柳亞子選集》,上冊,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109-111頁。

[25] 楊天石、王學莊編《南社史長編》,第243頁。

[26] 《孫中山全集》,第二卷,中華書局,1982年,第71頁。

[27] 白堅撰《周實傳》,載柳無忌、殷安如編《南社人物傳》,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年,第409頁。

[28] 《南社史長編》,第247頁。

[29] 柳亞子自編年譜,《柳亞子選集》,下冊,第1055頁。

[30] 寧調元:《與柳亞子書》,1912714日,《寧調元集》,第251-252頁。

[31] 寧調元:《與柳亞子書》,19128月,《寧調元集》,第252頁。

[32] 寧調元:《與柳亞子書》,1912924日,《寧調元集》,第252頁。

[33] 《柳亞子脫離南社之通告》,郭長海、金菊貞編《柳亞子文集補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4年,第115頁。

[34] 《柳亞子文集補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4年,第115頁。

[35] 寧調元致柳亞子書,191318日,《寧調元集》,第252頁。

[36] 寧調元致柳亞子書,191318日,《寧調元集》,第253頁。

[37] 《南社史長編》定寧調元致柳信日期為1913118日。

[38] 高旭:《聞太一在湖北被逮,為電武昌營救,眾院中聯名者二十二人》,郭長海、金菊貞編《高旭集》,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3年,第194頁。

[39] 劉謙:《寧調元先生事略》,《寧調元集》,第656-657頁。

[40] 柳亞子《聞寧太一亞耗,痛極有作》,《柳亞子選集》下冊,第709頁。

[41] 柳亞子《寧調元傳》,《寧調元集》第644頁。

[42] 《南社史長編》,第345頁。

[43] 《南社史長編》,第367頁。

[44] 《南社史長編》,第343頁。

[45] 載《南社》第二十集,第五十五-五十六頁,引自《南社從刻》(影印本)第七冊,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1996年,第4965-4968頁。


會員登錄
登錄
我的資料
我的收藏
購物車
0
留言
回到頂部